港大之寶82歲的“三嫂”院士拿什麽感動生命 (人民網)
Date: 27 Jan,2010


大學堂搬不走的寶,三嫂和銅梯。(攝影:黃拯)

  躲避戰火無緣學堂,出身貧寒收入微薄,沒有崇高的學術地位,沒有拿出過巨額捐款,但她的貢獻却無人能比:一碗碗看似不起眼的馬豆糕、蓮子鶏湯,支撑了一代又一代學子走過苦讀的夜晚,母親一般溫暖的鼓勵和安慰,幫助了一批又一批年輕人度過孤獨的求學生涯。 40多年的用心付出,換來了香港大學歷史上首位平民身份的榮譽院士,更換來了學生們“生命導師”的評價,她,就是香港大學大學堂宿舍管理員,人稱“三嫂”的袁蘇妹。

大學堂宿舍搬不走的寶貝

2009 年 9 月 22 日, 82 歲的三嫂出席香港大學名譽院士頒授典禮,同台獲此殊榮的包括恒生銀行行政總裁柯清輝、恒基兆業副主席李家杰等人。面對臺上滿頭白髮的三嫂,香港大學學生事務主任周偉立的致辭道出了在場一衆舊生的心聲:“三嫂不計較個人得失,充當一代又一代學生的家庭顧問、事業顧問、學業顧問,甚至是愛情顧問,用自己的生命深深影響著大學堂仔的生命。大家都知道大學堂有三寶,銅梯、四不像雕塑和三嫂,這三個寶貝搬不動移不走,三嫂永遠是大學堂之寶,是香港大學之寶!”

擁有百年歷史的大學堂,是 100 多名港大男生在校園的“家”,也是三嫂爲之奉獻了一生的地方。從 1957 年隨丈夫一起在宿舍食堂工作,到 2001 年退休,三嫂從早到晚忙碌不休,在大學堂裏度過了 40 多個春秋,學生們形容她,“在大學堂的時間比在家還多,和學生們在一起的時間比陪自己的兒女還多”。

談起當日情景,三嫂坦言這個消息讓她很吃驚,但又很感動。身穿舊生出資訂做的登臺禮服——紫紅色旗袍,三嫂的腿都在微微顫抖。“我只是普普通通在大學堂煮飯的人,小時候躲日本人才逃到香港來,一輩子沒什麽學歷也沒做什麽貢獻,難爲那麽多的舊生還記得我,記得三嫂。我知道這個獎是發給對社會有很大貢獻的人,現在發給我,真的很感動很開心。”

接過證書,三嫂輕輕的道一聲   “多謝”,環顧四周鞠躬致意,禮堂內爆發出如雷般的掌聲,更有不少舊生眼角泛著泪光,場面真摯感人。典禮結束後的慶祝宴會上,有年輕如孫輩一般的新生,認真幫三嫂梳理花白的頭髮,一群同樣是頭髮斑白的舊生則簇擁在三嫂身旁,重拾當年入校時的傳統,有節奏地快速鼓掌,振臂高呼“三嫂”,勁頭完全不輸年輕人。

 


三嫂和她的拿手甜點——馬豆糕。(攝影:黃拯)

 

像母親一樣關注學生們成長

三嫂本名袁蘇妹,因丈夫在家中排行第三而得名,出入大學堂的人,無論年紀大小,無論新生舊生,都會親切地稱呼一聲“三嫂”。雖然沒有讀過書,只懂寫自己的姓名,三嫂却對每一個大學堂舊生瞭如指掌。哪怕是 60 年代的舊生,不用提醒,三嫂也能一眼認出是誰,準確叫出他的名字。
當年做宿舍食堂工作,看到熬夜的學生讀書很辛苦,經常要在圖書館看書到晚上 10 點鐘以後才回來,錯過了晚飯,三嫂就煮宵夜給他們吃。馬豆糕、燉鶏蛋、猪扒,還有炒牛肉河粉,都是很受學生歡迎歡迎的飯食。而學生有個頭疼腦熱,三嫂還會煮一碗地道的凉茶,准保“茶到病除”。無綫電視副行政主席梁乃鵬記憶中,當年與弟弟在大學堂爲考試而熬夜,三嫂親手煲的一罐蓮子鶏湯,香濃可口,“半夜看書就全靠它了!”賽馬會主席陳祖澤則說,就算已經畢業幾十年,三嫂還是很關心他們這班舊生,衆人也都念念不忘三嫂做的馬豆糕。

上世紀 80 年代,曾有兩位北京來的學者在大學堂暫住,他們也對當年三嫂的手藝和照顧念念不忘,多年後還帶著家人到大學堂看望三嫂。有如此細心的三嫂,學生們自然也很感激,放學回來都會親切地叫一聲三嫂,有的還會喊一聲“乾媽”。

三嫂說:“舊生總是打扮整齊,很斯文的樣子,現在的孩子們則更活潑一些,比較隨意。但不管是新生舊生,都很給三嫂面子,很聽話。他們在宿舍裏吵鬧,把啤酒不小心潑到了墻上,我也不會怪他們,當自己兒子一樣解釋一番,就什麽事情都沒有了。”

分別上大一大二的新生代大學堂仔阿森和阿中,看起來都略顯青澀,埋頭享用三嫂從家裏帶來的馬豆糕,臉上還帶著靦腆的微笑。對三嫂的感情,年輕一代認爲,她是大學堂工作人員中最年長的,也是最受大家尊敬的,就像自己的婆婆一樣。年輕人都很願意陪三嫂聊天,經常一起去外面飲茶,新年的時候還會聚在一起吃團年飯。不過大家也一致認爲,外面茶樓賣的馬豆糕不如三嫂做的好吃!

學業、家庭、就業和愛情的顧問

在 2009 年的典禮上,主持人一句“不止一次聽到三嫂說,你女朋友人真的很好,要對她好點啦”,引來台下陣陣會意的笑聲。對不少舊生而言,三嫂不僅是他們的家庭、學業、就業顧問,更是愛情的顧問。去年一年,三嫂已經出席了三次“大學堂仔”的婚宴,幷欣然接受新人敬上的一杯茶。

講到這裏,三嫂笑言,就不要講他們的名字了好不好?男孩子總是喜歡玩一些,出去踢球就忘記了約會時間,女朋友打電話到宿舍找不到人,三嫂就要幫忙解釋一下。女生埋怨男朋友只顧讀書冷落了她,更要勸慰一下,提醒男生別忽略了女朋友的感受。還有男生和女朋友分手,來找三嫂聊天,就安慰他說算啦算啦,想開點,請你喝瓶可樂!

儘管已經退休多年,三嫂還是不斷回校幫忙,不管是炮製新生入住必備的   “ Hall Blood ”(宿舍之血),還是每年一度的團年飯、拜齊天大聖,總能看到三嫂的身影。因爲這些事情,“沒有人比三嫂做得更正宗!”

所謂的“宿舍之血”,其實就是用番茄、辣椒、生抽、老抽等十幾種調料配在一起的“酸辣湯”。新生一般要在入校、畢業和結婚的時候喝下這杯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的“宿舍之血”,意味著人生五味已入腹中,從此在大學堂就要像兄弟姐妹一樣互相關照,不管將來有什麽困難都能捱過去!早期的“宿舍之血”是由高年級學生自己來調,但他們出于惡作劇心理,在裏面放太多辣椒,曾經有新生喝了以後胃疼。三嫂從 60 年代接手調製一直到現在,堅持少放辣椒多放糖,既不會傷身體,也保留了原有的味道,被評爲最正宗的“宿舍之血”。三嫂也笑稱,等將來自己閉眼走了,這些學生們肯定還是要放很多辣椒進去。

“ 1 月 22 日 拜神,大家記住回來求個平安,考試順利通過”,臨近期末考試的大學堂門口貼著一張招貼畫,畫上的三嫂正在提醒大家要記得拜神,而拜的正是“花果山水簾洞齊天大聖”。三嫂說,每年這個時候她都要準備香燭和條幅,給承受著考試壓力的學生們提供一個放鬆的機會。作爲大學堂的一個傳統項目,拜神薪火相傳,目的就是讓學生們在無形中更加團結,關係更加融洽。而現在的學生,則發展到在自己的書桌前挂上一張繪有三嫂畫像的貼紙,寫著祝願考試通過之類的話語,保佑自己能取得好成績。

有新生笑稱,自入學起就有師兄向他們介紹三嫂,介紹大學堂的歷史。任何人都知道,大學堂的這些傳統儀式,沒有人能比三嫂做得更正宗做得更好。

 


新一代的大學堂學生,視三嫂如自己的奶奶一般。攝影:黃拯)

 

用生命影響大學堂仔的一生

多年前的舊生回憶三嫂,有人說她“盡心盡力,全情投入,方方面面都照顧得很好”,也有人說她“不但做好了這份工,也很愛這份工。大學堂能有現在這樣的大家庭,多虧了有三嫂”。而三嫂則說,你對其他人好,其他人自然也會對你好。

1995 年創立的香港大學名譽院士,頒授對象多爲對香港或港大有特殊貢獻的人士,包括商界翹楚、立法會議員、退休高官和學者。名譽院士的名單由香港大學一個專門的委員會篩選,首席副校長、副校長、院長等人均有權提名。而三嫂,則是 2009 年 1 月周兆平副校長親自作出提名,最終結果也是“全票通過”。

香港大學學生事務主任周偉立曾在大學堂與三嫂共事三年,期間三嫂經常提醒他,年輕人難免有犯錯的時候,要順著他們所想,給他們時間讓他們自己明白什麽是對,什麽是錯。   “三嫂看著一代又一代大學堂學生的成長,就像他們在宿舍的母親,不單細心照顧他們,也栽培他們成爲社會上有用的人材。雖然沒有受過正式教育,但三嫂用自己的生命影響著大學堂仔的生命,教會他們敬業樂業,事事盡力,承擔責任,不計較個人的得失。”

平日裏的三嫂,沒有什麽特別的愛好,不賭錢不吸烟,對玩的東西也沒什麽興趣,就是喜歡和人聊天,喜歡和學生仔在一起。三嫂的二女兒衛小姐說:“媽媽一輩子任勞任怨,總是在不停地做工,即使退休回到家裏,她也在忙著煮飯、洗衣。我十幾歲的時候就跟她一起到大學堂幫忙,招呼新加坡等其他地方的學生一起吃團年飯。對大學堂裏的‘外人’,媽媽都當作自己的家人對待,甚至比對自己的家人還好。”

瘦瘦小小的三嫂,撑起了大學堂這個家庭, 40 多年風雨走過,她令人感動和稱道之處就是平凡、善良和堅持,在她身上表現出來的那份從容、淡定和對生活的理解,讓一代又一代人受用終身。

臨別,三嫂握著記者的手,像對每一個離開大學堂的舊生一般,說著保重身體,出入平安,長長的旋梯上,還不斷有迎面走來的學生叫著一聲聲的“三嫂”。轉身望去,綠樹掩映下的大學堂就像是一個家,大門邊滿頭白髮的三嫂,就是等待孩子們放學歸來的媽媽。